關閉

第一卷 卷名

第一章:遷徙大軍

帝國武神

作者:龍人
更新時間: 2019-01-16 11:21:10 字數:3698

星辰世界遭到大變后,駱圖作為探路先鋒,也為了尋找江敏二人,毅然追著始神碑飛走的通道來到了大千世界,經過漫長的跋涉后,他終于看到了一絲亮光,數月的黑暗讓他此刻欣喜若狂,急忙沖了出去。

“嘭……”駱圖的身體仿佛是撞在了一層光壁之上,巨大的反彈之力一下子將他拋了回去,若非他眼疾手快,只怕這一彈之下,他會直接墜落入那無盡的天坑之中,那不知道有多深的天坑,這要是墜落下去,就算在中間有一層水域阻擋,只怕也得摔個半死,那他辛苦幾個月的時間才爬到這頂端可就真的是白費了。

看著頭頂那片金色的陽光,駱圖的眉頭禁不住擰了起來,他竟然會被那一層陽光所阻,無法跨入陽光下的峽谷之中。

“怎么會這樣……”駱圖感覺自己的靈魂仿佛有一種灼燒感,明明前面并沒有任何的阻礙,他甚至將一塊石頭輕易地拋到了陽光之下,可是那石塊根本就沒有半點反應,但是當他想要把手掌伸過去的時候,卻像是插入了無比濃稠的牛皮糖,那股力量讓他根本就無法穿透,若是他想穿透的話,仿佛有一股邪火在灼燒著他的靈魂,那種感覺就像是靈魂要撕裂一般,他懷疑自己會不會因此而崩碎。

“難道說是因為我不是大千世界的生靈,所以才無法通過?”駱圖的心頭升起了一絲絕望,如果真是這樣的,上天何其不公?自己可是千辛萬苦才來到了這出口的地方,可是那大千世界與自己不過一步之遙,竟然無法過去,這是何其殘忍,而他的江敏和菲飛又是如何進入大千世界的呢?難道說是那空靈戒遮掩了她們的天機?

連續試過數十次,那片陽光卻成了他無法逾越的一道屏障,讓駱圖心生絕望之感,而后,駱圖喚出雷之分身與水之分身,如果說是他的身體無法進入大千世界,那么,雷之分身與水之分身或許可以進入也說不準,只是結果依然讓他無比失望,無論是雷之分身還是水之分身,也同樣直接被彈了回來,不僅如此,他駐留在雷之分身與水之分身識海之中靈魂每一次沖擊,都像是被陽光普照的積雪一般,竟然有一種消融的跡象,這讓駱圖真的嚇著了,這分身之中的那一絲靈魂竟然比本體還要慘,他甚至都不敢讓兩具分身嘗試第二次,他害怕直接把他分身之中的那一縷靈魂給抹殺了,那可就真是欲哭無淚了。

百無聊賴之中,駱圖開始了漫長的嘗試過程,這天坑出口附近的蟲蟻,草木,石塊,他器神殿之中的材料等等,一個個地試著穿透那陽光,可是讓他無語的是,那些材料、那些蟲蟻,竟然全都可以進入那陽光之下,而就只有他的本尊與兩具分身做不到,他真后悔沒有在星痕大世界之中去找些什么活物來試試,如果說是星痕大世界的生靈,無法進入大千世界,那么,之前的始源、荒還有那魔祖,他們究竟去了哪里?難道也不能進入嗎?如果真的不能進入,那大千世界的人能不能進入星痕大世界呢?應該是不會禁止?因為太古的時候那么多神靈進入了星痕大世界……

駱圖真的很想知道這陽光所形成的護罩,究竟是大千世界自己的規則還是始神碑從這里離開的時候留下來的神秘封印。如果是前者,那么就真是大麻煩,如果不是,倒還有一些希望。可是當他扭頭望向那深不見底的天坑通道的時候,駱圖卻又有些絕望的感覺,他不甘心就這么回去,他感受著這方世界那濃如蜜汁一樣的空氣,他的身體已經適應了那種特殊的改造,雖然有些刺痛的感覺,可是卻讓整個人很充實,他知道這是在變強,他無法用星痕大世界的境界來衡量現在的層次,但是他可以相信,如果他再遇上純元大帝,可以輕易轟爆純元大帝的肉身,可是在天坑的這一頭,他卻感覺自己就像是一個可憐的凡人。而最讓駱圖吃驚的是,他的靈根在不斷地吸收這天地神秘的氣息之后,與他想象的那種大放光華與天地融合的情況并沒有出現,反而那條靈根似乎正在演化成了一條神秘的經絡……只是這條經絡讓他感覺并不完美,這種變化,讓駱圖錯愕,但卻又有些無語,這可是他的靈根,好不容易啟靈成功的靈根,怎么還沒有進入大千世界,這靈根竟然發生了變異,現在他發現自己就算是想要更正回去也似乎做不到了。

……

駱圖在等待,他歸究于自己的身體還沒有完全轉化成為適應大千世界規則的肉身,因為在他身體之中,還有大量的細胞中存在的還是星痕大世界本源的力量,他在思考,是不是因為他身體之中所擁有的星痕大世界的本源力量,與大千世界本就不是同出一源,所以出現了異常的排斥,正因如此,他才會一次次地被那陽光結界一般的東西給擋住了,而那些材料什么的雖然也有一絲本源的力量,可卻是死物,所以大千世界應該是不會介意一些沒有靈魂的死物穿透,因此他在想,如果是他身體之中的本源力量全部轉化成了大千世界的氣,那么,這大千世界應該是可以接受他的。只是這卻是一個漫長的過程,他身體之中的本源力量彼此結合得太過于密切,尤其是他靈魂之中的五大本源形成的循環,仿佛是不滅的,就算是他想要將靈魂之中的本源力量也給磨去,似乎都做不到。

“嗡……嗡……”某日,駱圖似乎并沒有什么時間的概念,因為在這大千世界,那陽光仿佛是永遠也不消散,仿佛是沒有黑夜,所以,他也不知道過了多長的時間,也許是半個月,也許是一個月或幾個月,他陷入了那種冥想之中,往往是忘記了時間,而這一天,一陣隱約的嗡響仿佛讓駱圖的靈魂生出了一絲莫名的震蕩,讓他從冥想之中清醒了過來。只是他放眼望去,遠方的峽谷依然是那片平靜的峽谷,亂石橫立,金色的陽光使得這片大地仿佛灑滿了金子一般。

駱圖微微一怔,那聲音顯然并不是從大千世界的峽谷那邊傳過來的,想到這里,不由得疾步來到天坑旁邊,而后駱圖不由得呆滯了。

“這是……”駱圖不由得有些傻眼了,因為他看到在天坑之中有一片黑壓壓的影子迅速逼近,而那聲音正是那片黑影震蕩的聲音。他隱約之間竟然看到了一艘藍魔飛舟,那巨大的體形,仿佛是一座島嶼,而在藍魔飛舟之后,還有許多狹長的飛舟,如同在風中穿行的箭魚一般……

“不會吧……”駱圖有些無語了,他可是廢了千辛萬苦才爬上這天坑之頂的,可是那些人竟然駕著藍魔飛舟,駕駛著那從未見過的星空飛舟直接從這天坑之中飛了過來……這是怎么回事,莫不是星痕大世界已經崩潰了,然后那些強者拼了老命將這些人全都帶過來了?

“轟……”駱圖還沒有來得及思考,那些飛舟如同一只只巨獸一般,自那天坑的出口之處浮了上來,那層藍幽幽的光華,在金色的陽光之下,顯得森然而冰冷。一艘巨大的藍魔飛舟落在峽谷的金色的陽光之下,只是那飛舟的外面竟然已經發現了嚴重的變形,顯然剛剛飛出這通道口便已經承受不住這方世界天地靈氣的重壓,竟然開始變形了,倒是那隨后而來的狹長的飛舟,也歪歪斜斜落在了不遠處的陰影之中,發出震天的轟響。

這一切并不算完,駱圖看到竟然還有一些飛舟沖到離出口還有幾十里地的地方仿佛已經力盡一般,竟然向回落了下去,一連串地撞擊在后方的那些星空飛舟之上,弄得這天坑通道之處一片凌亂,許多飛舟更是歪歪斜斜的向天坑坑壁之上撞了過去。

“這是怎么回事。”駱圖的目光落在那些星空飛舟之上,雖然看上去無比陳舊,但是那上面浮現了無數古老的符文,顯示著這些他從未見過的星空飛舟的來歷不凡。

“全是上古之物……”駱圖不由得感嘆,星痕大世界之中,還確實有一些勢力的底蘊是真的深厚啊,竟然擁有如此強大的飛舟,只看那狹長的飛舟,比藍魔一族那些都已經被重壓擠扁的星空飛舟要強上許多,但是,在動力方面,那狹長的飛舟似乎是能量不足,所以,勉強飛出這天坑,便已經無力沖出這片峽谷了。

“咦……”駱圖的心頭猛然一動,他感覺一艘歪歪斜斜的星空飛舟之上有一股熟悉的氣息,那是金之分身的氣息,不由得一驚,眼看那飛舟就要撞在天坑的坑壁之上,他不由得身形如猿猴一般躍了出去,幾個起落便已到了那飛舟之側,猛然伸手一托,竟然直接將這星空飛舟給托了起來。在其力量的推送之下,那艘飛舟堪堪沖出天坑,落在離坑邊緣只不過十余丈的地方。

“好險……”駱圖微微松了口氣,如果是金之分身來了,那么,只怕莊芷蘿她們也來了,還有霸錘山的那些人。駱圖看著那些因為動力不足,而又重新墜入黑暗無底的天坑的那些飛舟,駱圖頓時無語了,真正能飛上天坑的卻只有六艘星空飛舟,這還包括駱圖托上來的那一艘,其它的全都在掙扎著下沉,駱圖仿佛看到有人想要打開那星空飛舟的門,然后直接飛渡上來,可是他卻只能無語地為其默哀。

“所有人都不要立刻離開星空飛舟……”駱圖突然想到了什么,不由得大聲高喝,他的聲音在這片空間之中不斷激蕩,但是卻并不能讓所有人都聽到,或者說是這些星空飛舟分布得太散了,而且這方世界之中,他無法像是在星痕大世界一樣使天地規則與之震蕩,直接以神識傳音,他只能憑借著嘶嚎。駱圖跳著咆哮著沖向金之分身的那艘飛舟,其他的人他管不了,但是這艘飛舟之上的人卻是他關注的重點,這里不是星痕大世界,而是大千世界,這方世界看上去無比平和,可是這里的天地之氣對于普通的修士,那就是致命的毒藥……這讓駱圖如何不著急,不過所幸他的神識在如此近距離之中,可以與金之分身形成共鳴,他的意識頓時被金之分身所捕捉,原本準備興奮地打開飛舟艙門的修士,卻直接被金之分身一巴掌給扇飛了出去,而后直接把星空飛舟的艙門給封閉了起來。

感應到金之分身的反應,駱圖微微松了口氣,他疾速趕向天魔皇族的那狹長的星空飛舟,那可能是夜家的底蘊,怎么說,那也是與自己交情不錯的對象,因此,他不得不阻止慘劇的發生。

默認

默認 特大

宋體黑體 雅黑楷體

640 800 默認 1280 1440
目錄
  • 背景

  • 字體

  • 寬度

夜間
書頁

帝國武神

倒序↓
正在努力加載中...
書評 收藏 下一章
最热门棋牌游戏网
上海时时纪录 河北时时平台哪个好 山东快乐扑克3走势图 辽宁快乐12开奖走势图手机版 重庆时时2期必中计划 2018东方心经资枓免费资料 秒速时时历史记录 斗牛配牌口诀 王者荣耀妲己被小兵X 中安特卫是什么部门 龙虎和时时彩微信群 广东快乐十分奖金说明 天津快乐十分规律 赛车投注骗术 管理十三水群规 东莞酒店一条龙详细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