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閉

第一卷 卷名

第7章 世間對錯誰人評

更新時間: 2017-05-27 16:14:38 字數:3167

“你是南爭的朋友?”,鄭美玲走到張古面前好奇的問道,張古瞥了她一眼沒有說話。鄭美玲咬了咬牙,冷哼一聲走到一旁,不用說她也知道這是一只妖怪,身上濃濃的妖氣早就被她察覺了。

房間內白蘇兒已經哭得一塌糊涂,眼淚鼻涕混合沾滿了南爭的衣襟。南爭靜靜的抱著她,沒有再說什么,眼中流露著復雜的神色。

良久之后,白蘇兒緩過神來,輕輕地看著南爭,希冀從他眼中看到些什么,但白蘇兒失望了。南爭眼中只有微微的心疼,并無其他的任何情感。

白蘇兒笑了笑,輕輕掙脫了南爭的懷抱,“對不起,剛才我……”

“傻丫頭,說什么呢,我們可是最好的朋友啊”,南爭笑著摸了摸她的頭。白蘇兒眼中目光悄悄閃了一下,但還是笑著點了點頭。

咔!

房門被打開,南爭帶著白蘇兒走了出來,人群中頓時一陣沸騰,原本已經稍稍平息下去的憤怒瞬間再次被點燃。數十人憤怒的看向這邊,同時謾罵聲再度鋪天蓋地的響起。

白蘇兒害怕的縮在南爭身后,不敢看這些人,只是弱弱的說著“不是我,不是我啊!”

南爭拍了拍她的手,徑直走到前方,一腳將走廊的墻壁踹出一個大坑。

隨著轟鳴聲和煙塵的彌漫,那些人的聲音戛然而止,愣愣地看著這個男人。

“首先,這件事情不是白蘇兒做的,我會負責調查清楚。第二,你們對白蘇兒的傷害,不會就這么算了,你們都是商界巨鱷,政界大佬。但是你們還是祈禱自己的屁股很干凈吧,明天,最遲明天,如果你們還能好好的站在那里,算我輸!我南爭雖然不是什么很出名的人,但是想動我在乎的人,天帝來了都不行,你們算什么東西!”

南爭露出森白的牙齒,冷冷的笑著說道,霸道的性格彰顯無遺。

那些人臉色一變,但還是強撐著說道:“我們不明白你在說些什么,我們都是良心商人,是人民的公仆。再說了,你有什么權力調查我們,我將有起訴你的權利!我可以告到你身敗名裂,至于那個小婊子,哼哼!”

南爭面色不變,人類的齷齪他已經見識過很多回了,多這一回不多。

他沒有理會這些人的叫囂,徑直帶著白蘇兒走到校門口,那些人雖然心中不甘但卻也不敢在這個關頭攔下他,畢竟墻上那個大坑還在彌漫的煙塵。

鄭美玲嘆了一口氣,事情的進展和她想象的一模一樣,這些人……

她憐憫的看了他們一眼,這些人不光會身敗名裂,連全尸都不會留下吧,南爭那家伙可專門喜歡吃惡人啊!

一路上白蘇兒再也沒有說過一句話,低著頭沉默著,南爭扭頭看著窗外,車內氣氛很沉郁。

車子很快駛到白蘇兒的公寓,南爭將蘇兒送到樓上便立刻返回車內,張古沒有說話徑直將車子開向市區的某一個地方。

“那個女人應該在這里”,當車子駛到一個酒吧前的時候張古淡淡的說道,南爭點點頭,下車徑直向酒吧走去。

張古沒有下車,將車子掉轉方向等待南爭回來。

這間酒吧與其他的酒吧并沒有什么區別,舞臺之上炫目的燈光和熱舞女郎腐蝕著著人類的心靈。吧臺和一些小桌子上不斷有嬌嗔聲,一些年輕的情侶在舞池中接吻,甚至有幾人直接做起了不堪入目的事情。

這些事情就算是有人看見了也只是懷著好奇的心理偷偷觀看,這座城是人類的心靈已經徹底腐爛了,喪失了道德與人性,只剩下動物最基本的交配本能和貪婪欲望。

南爭對這些畫面都視若無睹,徑直走到吧臺前。

“咯咯,你真壞,誒呀,討厭!”

一個穿著暴露的年輕女人正被一個中年男人抱著,男人的雙手在高聳的雙峰上不斷的揉捏著,女人也在不斷嬌嗔,但她的右手卻是在男人的口袋中輕輕夾出了一沓紅閃閃的紙幣塞進自己的口袋里。

南爭嘴角掀起了莫名的笑容,他并沒有著急將這個女人帶走,而是繞著有興趣的看著她接下來的動作。

“誒呀,我頭好暈啊,好難受啊!”,女人這時候裝出一副喝醉酒的樣子,男人也不是省油的燈,當即心領神會,借送她回家為由扶她走出酒吧。

南爭和張古跟著他們來到一家賓館的房間,一進房間男人就急忙脫掉她的衣服,嘴唇不斷在女人身上游走著。

砰!

這時候房門突然被撞開,三個兇神惡煞的男人闖了進來,其中一個人拿著一把開山刀,刀鋒架在這個男人脖子上,惡狠狠的說道:“老東西,你敢搞我女人!告訴你,今天沒有三十萬別想走出這個門!”

中年男人瞬間被嚇的前后失禁,癱軟在地上,不斷地求饒。

拿刀的男人一腳踹在他的身上,不耐煩地說道:“別說些沒用的,趕緊簽支票,拖一分鐘剁你一根手指頭!”

他一邊說著,一邊為了增強威懾力還特意將冰冷的刀面拍打在中年男人的臉上。

感受著刀鋒的冰冷,中年男人嚇得一哆嗦,顫抖著從口袋中拿出一張支票,簽下了金額和名字。

南爭和張古在一旁靜靜地看著這一切的發生,南爭咂咂嘴,這個男人運氣真不咋地,仙人跳這種事情都被他碰到了。

不過看他那慫樣真是給男人丟臉,雖然南爭是妖怪,但是這樣的雄性真是侮辱了他體內的雄性激素。

“嘿嘿,算你識相,走!”,拿刀的男人滿意的笑了笑,一揮手就要帶著這些人走出這個房間。

“等等,那個女人得留下”,南爭現出身來淡淡的說道,當即這些人被嚇得半死。

三男一女面色蒼白的看著突然出現的南爭和張古兩人,腳都在打顫。

“你們是什么人?”,拿刀的男人厲聲喝問,但怎么看都有一種色厲內荏的感覺。

南爭沒有理會他,靜靜地盯著那個女人,淡淡的說道:“就是你栽贓嫁禍吧?那些孩子都是被你虐待的吧?”

女人的臉色更加難看,但他還是強撐著說道:“你,你說什么,我聽不懂!”

南爭淡淡一笑“你沒必要聽的懂,跟我走一趟吧。”

女人神色一慌,求救般地看向那三個男人,但是現在那三個男人已經徹底被一旁現出真身的張古嚇住了。

他們從來沒有見過這么大的鷹,它的翅膀將整個房間都占滿了,黑色的翎羽如精鋼一般閃爍著光澤,巨大而尖利的鷹喙之上是一雙閃爍著寒芒的眼睛。

它身上涌動著淡淡的赤紅色光芒,此時房間中所有的人類腦中只有一個念頭:妖怪!

星光悄悄灑下,久違的來到大地的懷抱中。不知怎的,今天晚上的霓虹燈光芒很灰暗,并沒有之前那將整個世界光芒奪盡的威勢。

此時已是深夜,小區之中亮著燈光的房間不多了。

白蘇兒不敢置信的看著自己面前的這個女人,一時間不知道該說些什么。

“她就是這件案子的兇手,也是讓你背負罪惡的兇手,怎么處置你自己決定,不過如果你讓我吃了她我還是很樂意的!”

南爭笑嘻嘻地說道,說完之后還特意的舔了一下嘴唇,腥紅的眼睛之中充滿著食欲,頓時那女人一哆嗦,恐懼的看著他。

蘇兒此時心中很復雜,靜靜的看著面前的女人,不知道該說些什么。

“趙瑩,為什么?”,良久,蘇兒才艱難地開口。

這個女人她自然認識,她們是幼兒園中的雙嬌,在幼兒園中久負盛名,憑借出色的外貌兩人被成為幼兒園中的兩顆明星。

趙瑩慘然一笑“白蘇兒,我真的不知道你這么單純是怎么在這個世界上生存下來的。難道你不知道我一直在嫉妒你嗎?我嫉妒你的容貌,嫉妒你的溫柔,嫉妒你在那個老東西面前的好印象!”

“憑什么!憑什么你獲得這么多我什么都沒有?我陪那個老男人睡了三年,他都沒有給我一次升遷的機會,憑什么你什么都沒有做那個老東西就要升你,憑什么!”

趙瑩歇斯底里地大叫著,此時她面容猙獰,披頭散發,惡狠狠地瞪著白蘇兒。

白蘇兒啞口無言,完全不知道應該怎么回答。

趙瑩突然頹了下去,靜靜的說道:“我和你們不一樣,你們生來就是這個城市的人,出身高貴,要什么有什么。我家是農村的一個小村莊,我的童年就在化肥和鋤頭之中度過的,還好上天給了我這一副還算不錯的身材和臉龐。”

“我不甘心就這樣一輩子生活在那個小村莊中,嫁給一個同樣面朝黃土背朝天的男人,我不想過這樣的生活。我要選擇我的人生,我用我的身體換來了學校保送名額,來到這座城市上大學。大學四年我用我的身體不知道陪過多少個男人睡覺,雖然他們的氣息令我惡心,但是我沒有選擇。”

“你是城市中的人,你不知道一個農村人想要在這里安身立命有多難,就算我被人罵成婊子,我也依舊沒有足以生活在這個城市中的資本。”

女人神色很傷感,眼角悄悄落下淚水。

南爭心中一嘆,現在她才應該是真正的自己吧,可憐之人必有可恨之處,相對的,可恨的人也有一段可憐的往事。

人類啊,就是這樣喜歡殘殺同類,妖怪吃人,人類也同樣在吃人,吃同類……

默認

默認 特大

宋體黑體 雅黑楷體

640 800 默認 1280 1440
目錄
  • 背景

  • 字體

  • 寬度

夜間
書頁

妖怪生活大事記

倒序↓
正在努力加載中...
書評 收藏 下一章
最热门棋牌游戏网
奥迅球探网 甘肃快3走势图今天 湖北快三人工计划 九龙心水8112cc特肖九龙心水 透露赛车技巧 那个软件可以玩梭哈 郑州酒店按摩男招聘信息 qq农场矿山招聘全攻略 快乐赛官网 广西快乐十分选号技巧 湖南福彩之动物总动员 重庆时时彩宝宝计划 宝马线上亚洲娱乐第一 河南福彩22选5走势图… 腾讯5分彩开奖结果查询 旺彩双色球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