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閉

第一卷 卷名

第6章 從此人間浮眼云

更新時間: 2017-05-27 16:14:38 字數:3096

女警瞥了一眼她的助理,將槍塞到他的懷中,緩步向那個男人走去,嘴角掛著莫名的笑意。

“副局長?呵呵,真是好大的官啊!你繼續打!”,女警冷笑著說道,男人愣了一下,眉頭微皺。

不知怎的他心中突然涌上了不安,他強作鎮定繼續充滿怒火的對著電話中說道:“黃副局長,聽到了吧?你的警員在恐嚇一個手無寸鐵的無辜百姓,如果你不開除她今天這件事沒完!”

男人顯然也有些動怒,直接降“副”字也喊了出來,這是副手最為忌諱的一個詞。

當下黃副局長的聲音也冷了下來,“牛不成,這里是公安局,請你注意你的措辭。另外鄭美玲是我們警局骨干,她的一切行動都在我的批準范圍之內,如果你執意妨礙公務,她將有逮捕甚至擊斃你的權利!”

牛不成臉色青白不堪,正想說什么的時候電話另一頭已經傳來了盲音,一時間氣得臉色血紅。他咬了咬牙,看向鄭美玲的眼神之中有著濃濃的忌憚。

他不是傻子,剛剛黃副局長的態度已經證明了一切,這個女人就連黃副局長也管不了!

“怎么,不打了?”,鄭美玲淡淡的說道,男人面色難看,冷哼一聲擠出了人群。鄭美玲冷笑一聲,大聲說道:“現在東城分局接管這里,所有人退到警戒線之外,如果誰再度妨礙公務,我將有逮捕或者擊斃你的權利!”

人群頓時一陣騷動,開始跟隨其他警員退到警戒線之外。

鄭美玲臉色漸漸沉了下來,剛剛她那么強勢不光是因為這些人的態度,更重要的是,她在這里發現了與眾不同的氣息,這是妖怪的氣息!

鄭美玲深深吸了一口氣,輕輕敲響了白蘇兒的房門。

“啊!你別進來,你別進來!”

白蘇兒在房間之中不斷的后退,眼神之中充滿了驚恐,雙手不斷的向后撐著身體,淚痕滿面甚是可憐。

“你好,我是s市東城分局警員,現在你的案子由我來負責,請打開房門”,鄭美玲知道對方是妖怪,所以她并沒有平時那樣強硬。

白蘇兒現在滿心之中只有南爭,其他任何人他都不會答應開門。

“我不,讓南爭來救我,求求你讓南爭來救我!”,白蘇兒現在甚至一片混亂,根本不知道自己在說些什么,只是不斷的哭泣,不斷的呢喃。

鄭美玲愣了一下,南爭?她竟然認識南爭?

這件事情可不好解決了,南爭那家伙的脾氣如果知道他的女人在這里受了欺負……

鄭美玲打了個寒顫,不敢再想下去。

她定了定神,柔聲說道:“白小姐,我們是警察,我們會為您提供最專業的保護,請您打開房門。”

“不要,我不!”,白蘇兒尖叫著,同時用毯子緊緊將自己裹住,不斷的瑟瑟發抖。

鄭美玲面露難色,輕輕靠在墻壁上,她不敢貿然闖進去。雖然里面這只妖怪表現得極為膽小,但她畢竟有著超強的殺傷力,一旦惹怒她很可能在場所有人都逃不了。

“難道真要給那個家伙打電話么?”,鄭美玲嘀咕,若沒有必要她實在不想和那個齷齪的混蛋打交道。

真不知道這只妖怪看上那混蛋那兒了……

鄭美玲嘆了口氣,掏出電話看著那個熟悉的名字,心中百味雜陳。她眼眸之中不斷閃爍著復雜的光芒,最后還是輕輕按下了撥號鍵。

依舊是那輛福特轎車,南爭睜開滿是血絲的眼睛,眼中滿是凝重。

這座城市他極為熟悉,每一條街道之上每一個商店他都能說出名字,但是他已經轉了整整兩天了,沒有發現半點頭緒,反而將自己折騰得精疲力盡。

不過他們的圍追堵截也取得了明顯效果,這一周之中再沒有搶劫被殺的案件發生,可能是兇手忌憚不敢再出現作案了。

“回家吧,我們要休息一下了”,南爭疲憊的對著張古說道。雖然他們是妖怪,但妖怪的體力和精力也是有限的,這幾天下來兩只妖怪都瘦了一圈。

張古沒有說話,徑直將車子開向公寓的方向。

嗡嗡嗡!

南爭的電話響了起來,他看都沒看接起電話,有氣無力的說道:“有事啟奏,無事退朝。”

“南爭,你女朋友要見你,她現在狀況很不穩定,你趕快過來吧。”

一個女子聲音冷冷的傳了過來,南爭愣了一下,疑惑地看了一眼手機號碼,當即面色極為精彩。

“好,我馬上過去”,南爭掛斷電話,和張古說了一聲,車子飛快的向著那家幼兒園駛去。一路上南爭都很緊張,臉色很陰沉。

這家幼兒園他只有一個熟人:白蘇兒!

如果今天白蘇兒出了什么事情,南爭自己也不知道會做出什么事來,希望那些人類有自知之明吧。

雖然這樣想,但他的心里還是忍不住的緊張,白蘇兒在他心中是一個很特殊的存在,他們的關系很復雜。但有一點,他不允許白蘇兒有任何傷害,任何人都不可以!

張古也知道他現在心里想什么,車子開得飛快,車窗外面的景物如流水線一般向后倒退。

嘎吱!

車子很快停在了幼兒園的門口,當張古下車的時候南爭已經消失不見了。

鄭美玲聞聲看向了幼兒園門口,當她扭頭的時候卻看到一個高大的身影站在她面前。

“蘇兒怎么了?”冰冷冷的聲音像是能把人凍結,鄭美玲不知怎的心中涌起一股反感,憑什么這家伙對她那么關心?

“你自己進去看嘍,哼!”,她冷哼一聲快步向前走了出去,南爭愣了一下,這女人吃錯藥了?

現在也不是說這個的時候,他敲了敲門,輕聲說道:“蘇兒,我是南爭,開門。”

屋子里沒有聲音,南爭眉頭微皺,右手掐起幾個手決,向著門鎖一指,一道人類看不見的光芒鉆到門鎖里,將房門打開。

南爭輕輕推開門,在他開門的一瞬間,一道寒光向他脖子激射而來,他微微一偏頭將這道寒光讓了過去,抬頭看著屋中的場景。

只見白蘇兒現在蜷縮在臥室和客廳連接的門口,驚恐的望著他,身子不斷的顫抖。她臉上滿是淚痕,身上的毯子已經被她雙手撕扯的成了布條,整個人看上去如同崩潰了一般。

南爭心中微微一痛,輕輕走過去柔聲說道:“蘇兒,是我,我來了!”

白蘇兒眼神之中微微露出了丁點神智,迷茫的看著南爭,當她看到這個熟悉的身影時身子一顫,猛地撲到南爭懷中,大哭起來。

“嗚嗚,南爭,嗚嗚。真的不是我,真的不是我,嗚嗚嗚!”

白蘇兒哭的很傷心,這一次的事情完全打破了在她心中人類的形象,她哭得很兇,心里很難過,就像一個孩子丟了她最喜歡的糖果。

南爭輕輕拍著她的背脊,雖然他不明白發生了什么事,但他知道從此以后白蘇兒心中會留下陰影,再也無法像以前那樣對人類釋放善意。

他心中輕輕一嘆,人類啊人類,你們到底要干什么?

白蘇兒這一次是真的傷心了,她一直在很努力的融入到人類社會之中。原本她以為幾年的融合她已經能自如的生活在人間界,但現實證明她錯了,錯的很離譜。

人類是一種很復雜的生物,他們有愛心,但更多的是黑暗面的私心。只要事情違逆了他們的意愿,他們就瞬間翻臉,沒有一點情面。

白蘇兒真的怕了,這種可怕的生物比她見過最可怕的兇獸都讓她膽顫。

“為什么,為什么他們要這么對我,我明明很努力的在討好他們了啊?為什么他們要指責我,他們還只是孩子啊,難道人類之中連孩子都不能信任了嗎?”

白蘇兒一邊哭一邊不斷的說些什么,通過斷斷續續的言語,南爭大概明白了白蘇兒的經歷。

他只能嘆息一聲,緊緊抱住蘇兒。

鄭美玲在人群之前,目光很復雜。她知道今天的事情很難善了了,就算那只妖怪真的虐待孩子南爭也會替她扛下責任,更何況那么膽小的妖怪會虐待孩子嗎?

她重重吐了一口氣,扭頭對副手說道:“從現在開始,學校戒嚴,只準進不準出。另外立刻開始排查教師名單,如果發現請假或者無故曠課的立刻實施逮捕。”

那名副手一愣,低聲說道:“鄭隊,犯罪嫌疑人不就在這座房間嗎?這可是這些孩子們指認的兇手,不會錯吧?”

鄭美玲看了他一眼“她不是兇手,還有,這件案子任何破案情節都不要泄露,我自會將破案總結交給警隊。”

這名副手也不傻,當即明白這件案子有蹊蹺,答應一聲帶人下去準備了。

鄭美玲回頭的時候,卻見白蘇兒房間之外站著一個男人,男人整個散發著一種“生人勿近”的冰冷氣質,這讓她眉頭一皺。

“喂,你,對,就是你,誰讓你去那兒的!”,鄭美玲大聲對男子說道,男子淡淡的瞥了他一眼,冷冷地吐出兩個字。

鄭美玲聽到這兩個字之后撇撇嘴,徑直向他走去。

人群中頓時一陣騷動,紛紛猜測這個男人到底是誰,還有他口中的南爭是什么人,竟然能讓這個魔女都不說話了!

默認

默認 特大

宋體黑體 雅黑楷體

640 800 默認 1280 1440
目錄
  • 背景

  • 字體

  • 寬度

夜間
書頁

妖怪生活大事記

倒序↓
正在努力加載中...
書評 收藏 下一章
最热门棋牌游戏网
qq农场矿工漏洞 129期白小姐图纸 pk10精准计划软件手机 十一运夺金任五遗 pc蛋蛋系统预测 湖南快乐十分走势图表 3分时时计划在线 十三码出特公式 冰球突破摆脱五个球 优美性感美女图 世俱杯 187极速时时网 上期平码算下期7码公式 欢乐生肖是官方彩吗 电玩城捕鱼大赛 金沙娛乐城